装甲兵工程学院研发《铁甲突击》纪实 ——国

装甲兵工程学院研发《铁甲突击》纪实 ——国

时间:2020-03-22 21:0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5:42:46

    迷彩帐篷内,10多台电脑一字排开,10多名学员操控着游戏中的战车,“红”“蓝”两军在虚拟的“战场”中激战正酣……双方指挥员根据战场态势,不时通过语音指挥所属的坦克分队完成各种战术行动,车内乘员密切配合,完成机动、观察、射击等一系列动作,并实时用语音进行车际情报沟通,一场营规模的战术对抗游戏正在进行。

    这是去年底在首届全军军事训练器材与先进技术展览会上,展示的一款国内首个自主研发的战车训练游戏《铁甲突击》进行对抗的场景,其逼真的游戏画面、专业的训练内容设置和近似实装的操控方式,引起了军地相关人员的极大关注。

    渴盼国产军事训练游戏,中国军人忘眼欲穿

    近年来,军事题材电脑游戏已超越了游戏和娱乐的范畴,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将军事电脑游戏作为一种新型训练手段应用于军队教育训练中,收到了良好军事效益和社会效益。

    美军是最早重视利用军事游戏训练士兵的国家之一。目前,美陆军在北卡罗来纳州组建了“陆军政府应用办公室”,专门为陆军开发电脑游戏,《美国陆军》、《使命召唤》、《美国海豹特遣队》等军事游戏,已被美军指定为培训转型人才的新平台,应用于“陆地勇士”、“卓越特遣部队”等转型培训计划。为进一步加强军事题材电脑游戏的开发,美军还投资4500万美元,在南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建立了创意技术研究所,研发尖端的模拟和仿真技术,供军事训练和教育使用。美国陆军、海军分别组建了军方专属的“电脑游戏开发公司”、“战争游戏研究实验室”所研发出的电脑游戏,已经成为该国部队、院校和预备役军官训练团培训作战人员的重要手段和平台。

    除美国外,俄罗斯、英国、法国和德国等西方国家都越来越重视军事电脑游戏在军队教育训练中的应用。俄罗斯一家游戏公司推出的一款游戏,以2008年8月发生的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冲突为背景,包括俄罗斯、波兰、格鲁吉亚等国的军队都粉墨登场,玩家们可在短时间内完成“判断敌情”、“部署兵力”、“构筑工事”、“发起反击”等指令,这套游戏的地图还依据俄军的训练课题分别设置地形条件、战术背景,模拟暴风雨、沙尘暴等恶劣天候,效果极其逼真。甚至新加坡国防科技局也和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合作,为新加坡武装部队研发了一款被称为“全方位指挥官”的军事电脑游戏,以训练该国军人的决策、资源管理及灵活思考等能力。

    我国在军事电脑游戏应用方面还处于探索阶段,目前只有南京军区于2011年发布了名为《光荣使命》的游戏软件,开创了我军自主研发军事电脑游戏的先河,但是在军事训练领域且运用于实战化训练的游戏仍处于空白状态。

    国内的军事训练游戏与发达国家形成的强烈反差,作为培养我军装甲机械化部队初级指挥军官的装甲兵工程学院,强烈的忧患意识与和崇高的使命担当让他们痛下决心,一定要集智攻关研发出具有我军特色、适合教育教学训练需要的军事游戏,迎头赶上世界新军事变革中的训练手段改革。

     研制战车训练游戏,课题组披荆斩棘

    2012年,装甲兵工程学院从5个系8个专业方向选调精兵强将,组建了以许仁杰副教授牵头的战车训练游戏课题组,他们凭借模拟训练中心这一全军重点信息化平台,紧锣密鼓地进行前期原理验证,对游戏制作的技术流程,架构、定位、策划等进行了一系列的工作。经过1000多个日夜的艰辛努力,一款国内首个自主研发的战车训练游戏《铁甲突击》终于新鲜“出炉”。

    研制过程中,为了搞清部队实装训练、模拟训练的现状,找准游戏定位,课题组的足迹几乎走遍全军一线装甲兵部队调研,他们调研中发现实装训练存在着装备磨损大,组训难度大、成本高、严重受限于场地等问题,而模拟训练则存在着保障难度大、训练场景不逼真、训练效果不够明显等问题。如何借助游戏手段体现实战化训练要求,解决这些训练中存在的“瓶颈”问题,成为项目组构思《铁甲突击》游戏的主攻方向。进行了大量的调研,他们

    游戏设计之初遭遇两大“拦路虎”:一是像不像的问题。就是训练场地、训练科目、装备操控是否与实际训练一致。

    为解决训练场地像不像的问题,他们以各军区战术训练场的三维地形数字地图为基础,利用战场环境仿真技术制作了体现山地、丘陵、城镇、台地、滨海、沙漠5种地形的16个三维立体的虚拟战场,真实渲染绘制了逼真的战场环境。

    为解决训练科目像不像的问题,他们在设计中,以现行的陆军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为依据,同时根据不同战区部队担负的作战任务分别设定应用训练科目,主要有登陆战斗、近岸岛屿进攻战斗、城市攻防战斗、高寒山地攻防战斗、穿插迂回战斗、边境封控战斗、特殊条件下攻防战斗等应用科目,并以典型战例为游戏故事脚本,将战术背景和战场压迫感融入训练科目中。

    在设计装备操控方式时,以实装的操作流程为参考,游戏中各种装备的技战术参数也严格按照实装来制作。例如不同的弹种在不同天候下的弹道都会有不一样的计算结果。这也是其它同质的坦克类游戏所不具备的。

    二是解决为分队级战术训练构建联合作战背景的问题。以往的分队级战术训练中联合作战背景一般只在想定中以文字或图标体现出来,参训人员没有直观感受。为了真实地体现各种联合作战力量的使用情况,课题组的5套技术论证方案都被推倒重来。其后,他们通过设计高智能计算机生成兵力算法解决这一问题,其核心算法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只有翻越这一世界“高峰”,才能使对抗过程中各种作战力量的动作与实际相符合,游戏对抗结果真实可信。

    课题组迎难而上,决定啃下这块“硬骨头”。经过一年半的刻苦攻关,终于创造性地推出了广域网模式下的多Agent的虚拟兵力自动生成技术,通过对网络环境下的游戏实体的机动、侦察、射击、通讯等模型智能的设计,以事件、时间、空间触发的方式,智能生成各军兵种联合作战力量实体,实时、逼真地体现它们的作战行动,给分队战术训练构建了一个形像直观的联合作战大背景,为锻造信息化条件下具有联合作战素养的指战员提供了良好的平台。

     运用战车实战化游戏,使训练效益翻倍

    隆冬时节,装甲兵工程学院某综合训练场战车列阵。

    一声令下,战车轰鸣。 学员万希波驾驶战车翻土岭、越弹坑,从容开过近4千米的设有8个基本科目的路面,继而他又熟练通过上下铁路平板、上下坦克运输车等实战化科目。他和88名战友一次性100%通过驾驶课程考核。“如此成功,得益于此前的运用战车实战化游戏,而且只用原来的一半时间。”王东军教授介绍说。

    北京军区某装甲营赵营长感触颇深。长期以来装甲兵训练最突出的问题是训练缺乏战术背景和对抗。官兵们普遍反映:无论是射击模拟器训练还是实弹射击训练,都只是单纯的打靶训练而没有任何对抗的意味,即使使用现有的激光模拟对抗手段训练,也很难体现逼真的战场氛围。而在这款游戏中,既可以看到山峦沟壑,也可以感受到战火纷飞、硝烟弥漫,还可以逼真模拟交战双方的激烈对抗,将战场特有的压迫感融入到训练中。在游戏中,指挥员可以获得充足的战场信息,拥有决策优势,贯彻各种战术思想,体会运筹帷幄的惊心动魄,战术训练、指挥训练、协同训练得到深化和升华;士兵可以熟悉战场环境,适应战场氛围,训练战斗技能和坚韧的意志,当他们真正上战场时,已经就是熟悉战场环境的“老兵”了。这一点在传统训练场和演习场上是难以做到的。利用军事游戏进行训练,必将是未来尤其是和平时期军队进行实战化训练的一种重要方式。

    战术训练教员张继军认为:战术训练历来是部队战斗技能的综合性训练,但长期以来因场地和各种保障条件限制,部队和院校都难以在真实地形和实际规模上充分实施训练,例如具有现实指向性的边境封控战斗、高寒山地战斗、城市作战、海岛台地作战。同时,利用该款游戏可以模拟交战双方的各种方案,练指挥、练协同、练保障、练意识,并通过反复训练研究和创新战法,提高遂行作战任务的能力,真正实现了全科目训练和新战法研究。

    装甲兵某研究所高工何明利对记者如是说。此款游戏可用于新装备的训练与验证。该游戏运用模拟仿真技术,使受训者通过游戏学习并模拟操作新装备,即使没有新装备的部队,也可在游戏环境中学习新装备知识和掌握新装备操控技能。某些在研的整备也可以通过游戏进行技战术性能的测试验证,为装备的设计提供数据支撑。

    另外,游戏中设计了个人的荣誉系统、个人及团队的成长系统、装备的升级系统等一系列提高游戏可玩性的元素,提高我们参于游戏的积极性和粘性,随着游戏局数的增加和成功完成任务的次数的增加,我们可以晋升等级并获得相关的荣誉。“真正的寓教于乐,我点赞”学员王刚道出一线官兵的共同心声。

[责任编辑:梁捷]

【上篇文章】武警警种学院以优良传统校正学员价值坐标 【下篇文章】信大四院开展“爱院荣院”教育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