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摔婴者曾在狱中考取5个大专文凭获减刑数次 韩磊 监狱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太原科技大学教务处_太原理工大学教务处_太原师范学院教务处嘉兴
阅读模式 /U7635P1T1D28121727F21DT20130903164632.jpg> 北京摔婴者曾被判无期徒刑 李易去德州看望过韩磊,那里条件艰苦,水电不通,韩磊每天的工作就是拌料、喂羊。 日常生活中的韩磊是个颇有文艺范的年轻人,但7月23日的摔婴恶行,让他迅速成为舆论风暴的中心

  2013年7月23日晚,在大兴旧宫镇524路公交车科技路站前,39岁的韩磊乘坐的白色现代索纳塔轿车遇上一辆婴儿车。因为让路问题,韩和推着婴儿车的42岁的母亲发生了冲突,将车中2岁多的女孩摔死。摔婴的恶行,让韩磊迅速成为舆论风暴的中心。是什么样的人生,造成了他如此的暴戾?我们决定追访其朋友家人,我们不想为其背书,只是试图更为立体地还原一个众人唾骂的摔婴者,挖掘人性的复杂。

  主笔_季天琴 北京报道

  2010年11月23日,网友“昔我往矣”在QQ上主动加大一中文系女生李易(化名)为好友。李问:你是学生么,哪个大学?对方说毕业好几年了,北师大的。

  “昔我往矣”自称韩磊,年长李易八岁,1984年出生,中文系毕业后在航天部工作。在聊天中,韩磊劝李易:你还小,文化底蕴不够,多看些诗词,带注的。他还督促李去看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韩拿自己举例:我二十岁时都写了本四十万的书,几百首诗歌。你们二十岁在追求什么?等到二十年后再回首你就知道了。

  李易初三时父母离异,她始终走不出这个阴影。当她向韩磊倾诉对父亲的感受时,他会告诉她,要学会宽容,学会感受亲人的爱。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李易改善了与父亲的关系。

  在网上,虽然每次都要等好几个月才能得到韩磊的些许回应,但李易还是很期待。一年后,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

  他们线下第一次见面,是在2012年10月25日,韩磊坐火车去李易就读的城市看她。李对韩磊的第一印象是“简直恐怖”,他极瘦,脸都凹了,老得不像1984年生人。

  李带韩磊去自己自习的图书馆,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韩磊不假思索说了书中大概。李易消了疑心。

  李易第一次跟韩去超市,看他往自己的住处搬了一桶五公斤的二锅头、六七瓶红酒,还有若干罐装啤酒。她吓坏了:要这么多酒干吗? 韩说,每一天喝一点,好睡觉。

  她获知他的真实经历,是从9个月后的新闻里。2013年7月23日晚,在北京大兴旧宫镇524路公交车科技路站前,韩磊乘坐的白色现代索纳塔轿车遇上一辆婴儿车。因为让路问题,韩和推着婴儿车的42岁的母亲发生了冲突,将车中2岁多的女婴摔死。

  监控显示,当晚20:54分,推着婴儿车的母亲出现在公交车站前,20秒后,白色现代车出现在现场,坐在副驾位置上的韩磊下车交涉,双方用手比画,20:55分,双方扭打倒地,10秒后,韩磊一个箭步冲向婴儿车,将孩子一举、一掼。从韩磊下车到摔孩子,时长不到一分钟;从孩子母亲推着婴儿车出现,到韩磊上车离开,时长不足3分钟。

  韩出事后,李易通过其亲友获得了他写的自传体监狱小说。这个名为《昔我往矣》的小说,目前才写到第一部《1996年》,已有数十万字。1996年,22岁的韩磊因盗车获无期徒刑,在狱中,韩磊通过自考获得了五个大专文凭,并因此减刑数次,于2012年10月5日释放。

  小说的主人公叫方冰。韩磊在文章开头写到:假如那天没有在十字路口前徘徊,假如那天不是为了那顿该死的早点耽误了时间,假如那天没有遇到蔡伸,方冰坚信自己的人生一定会是另外一番模样。

  韩磊用一连串的假如,来表达过去和现在的落差,以及内心的悔悟。李易认为,小说中能看到韩磊模仿马尔克斯的痕迹。

  方冰“狂热地幻想着如果一切能够重新回到起点,他坚信自己再也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重获自由不到一年,韩磊再次站到了他曾经告别过的十字路口。

  在接受警方讯问时,韩磊称,由于喝酒、生气冲动和近视眼,摔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是孩子,“但凡我知道是个孩子,我不会那么做,这件事是我做的,对我千刀万剐我也认了。”

  8月14日,韩磊已经被移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当天的白色现代车司机李明,也因窝藏罪被起诉。

  在会见时,韩磊告诉律师:死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再来个无期。

   严打

  1996年,韩磊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煎熬。

  韩磊的母亲记得,当时韩磊在“七处”时天天提心吊胆,担心自己一条性命。一审宣判他获刑无期时,韩磊在走道里哈哈大笑:特知足,不上诉了!

  “七处”是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专门关押涉嫌重大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凡案子上要判死刑、死缓和无期徒刑,俗称三大刑的,都在七处关押。其前身叫作“K”字楼,位于西城区半步桥一带,由日本人占领北平时建造。犯人中有俗语称,“进了K字楼,但求保住头。”

  1996年3月9日,韩磊因盗窃罪被警方羁押。当年4月中旬,“严打”开始,这是继1983年“严打”后第二次全国性对犯罪活动展开从重从快“打击”。

  小说里,方冰和其他嫌犯听到“严打”的消息后,“所有人都面色苍白,牢号里沉寂得古墓一般,只能听到心跳声怦怦怦此起彼伏。”

  韩磊写到了对人生的留恋:他忽然想起了父母,想起了自己年轻短暂的一生,他觉得逝去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生活中值得牵挂的东西太多太多,他渴望活下去,深深地渴望着活下去。

  入狱之初,韩磊告诉母亲:我那时一门心思就想犯罪。“严打”将他心底里对死亡的恐惧血淋淋地掏了出来,他悔不当初。

  1974年6月26日,韩磊出生于丰台区东高地航天部大院,其母是航天部第一研究院下属某厂的修理工,父亲是该厂的木工。韩磊还没出生,其父就去四川达县的小山沟里支援三线,一去12年,韩磊8岁那年才返京。

  韩母回忆,那时她一人带着韩磊和他姐姐,还要抓学习,促生产,平时能让孩子吃饱饭就行。

  回到北京的韩父发现儿子性格不好,脾气暴躁,但“教育他已经来不及了”。

  小说中的方冰上初一的时候就退了学,从小就喜欢交接所谓的社会人,讲些江湖义气,也少不了干些江湖上打架争胜的勾当,上了初中一星期倒有三天被人约出去打架。

  韩母回忆,韩磊初中原读于东高地中学,初一时,班主任嫌韩磊调皮惹事,要求韩磊转学。韩母安排韩磊去了其舅妈任教的角门中学,在学校,韩磊有次被人拦在厕所,后来呼啦一下召集了20多名同学助阵。初中没读完,韩磊便退学了。

  退学后韩磊成天流浪,韩母骑着自行车满地追他。有天她在路旁的排水沟发现韩磊,要他跟她回家吃饭,但韩磊就是不肯,“他怕他爸打他。” 韩父经常抽起木工板就打。

  1989年,韩磊因盗窃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行政拘留七天。 其母称,当时家中添置的一辆新自行车被偷,但没想到,韩磊又去偷了别人的自行车,还被抓了现行。

  1992年,韩磊因为打架,又遭行政拘留十天。发小张国新回忆,当时韩磊和一个哥们在公交车上跟人冲突,把对方打成了轻微伤。

  虽然长得是个小白脸,但韩磊骨子里很泼辣。少年韩磊感兴趣的,并非只有好狠斗勇。张国新称,韩磊对唐诗宋词、琴棋书画有浓厚的兴趣,“他追求的是江南才子的境界”。

  张称,少年时,他曾陪韩磊去书店购买《芥子园画谱》,韩磊跟另外一位购书者相谈甚欢,当时就表示要向人拜师。

  1991年,韩磊报名参加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北京分校书法班。次年,他从航天部职高毕业,经人介绍去了光明日报社一个下属单位做校对,其间以自己的经历写了一本小说,当时一个出版社的编辑找到韩磊的母亲,让她凑二三万元帮韩磊出版。

  韩母那时周末帮人打零工,凑了700元钱,准备买个半自动洗衣机,二三万是个天文数字。她也不以为然地认为:他那种孩子还能写小说?

  1996年1月23日凌晨,韩磊跟另外两名同案一起,盗窃白色公爵王牌轿车一辆,销赃后获人民币3.2万元。判决书认定,这辆车价值41万余元,销赃后“由被告韩磊全部挥霍”。

  三名被告的辩护人均提出,对被盗轿车的估价过高。“那是辆二手车,市价在19万左右。”张国新说。

  这一时期,据韩母回忆,1996年年初,韩磊买了一把价值4000元的红木古琴,还花4000元买了一把枪,到手后才发现是假枪。他还添置了大量书籍,包括台湾陈致平《中国通史》一套10本、《古琴曲集》、《三希堂法帖》、《词律词典》、《古今花鸟画范》等。这些书目前还在韩家。

  “他喜欢的东西,和其他人不一样。”韩母说。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